搜索熱詞: 一帶一路 十九大 聚焦兩會
  • 上 證 指 數:3170.69
  • 深 證 成 指:10348.41
  • 人民幣匯率:6.8830
  • 國 際 金 價:1284.45

“一帶一路” 金融網絡信息服務平臺秉持“中國金融門戶網站”的定位...
“新絲路經濟帶”金融網絡信息服務平臺致力于為絲綢之路經濟帶金融市...
尷尬!這張萬億市場的“大餅”,催收業吃得下嗎?
2020-08-11 09:18

根據《上海證券報》報道,近日,香港鄭裕彤家族在海南拿到了2020年第一張地方AMC牌照,開始掘金內地萬億級不良資產市場。

而央行在8月6日發布的《2020年第二季度中國貨幣政策執行報告》中,再提“加大不良貸款核銷處置力度”。無論是央行還是銀保監會,2020年上半年都在不厭其煩的強調不良資產的處置。

種種跡象表明,不良貸款的轉移和地方AMC的擴容正在加速進行,萬億級別的不良資產處置市場已經爆發。

無論通過何種路徑處理不良貸款,最后總要落實到“催收”環節。因此對催收行業來說,這無疑是個重大利好。

只不過當下的催收行業,顯然缺乏與不良資產市場相匹配的消化能力。

監管對不良貸款處置的開閘,能否成為催收行業“合規化”的契機,是個值得關注的問題。

地方AMC擴容與加速

根據《上海證券報》報道, 近日銀保監會公布了海南省第二家地方資產管理公司(AMC)名單,海南省批準了“海南新創建資產管理股份有限公司“,這意味著,海南省迎來了省內第二家地方AMC。

值得關注的是,“新創建資產”背后的股東,是創辦周大福品牌的香港鄭裕彤家族,是國內首家港資控股的地方AMC,同時也是今年地方AMC的首次擴容。

加上2019年底獲批的北京資產管理、長沙湘江資產管理、成都益航資產管理等,目前明確獲得銀保監會批準的地方AMC合計共有57家。

港資背景資本進入不良資產市場掘金,證明了內地不良資產市場巨大的吸引力。

這同時意味著,不良資產轉讓或將加速進行。

7月3日,作為湖南首家地方AMC,財信資產發布了《關于選聘不良資產處置清收合作機構代理清收債權的公告》,公告稱將通過競爭性磋商方式,選聘不良資產處置清收合作機構,對其持有的湘潭地區的個貸不良債權——“農行包”,進行清收。

2020年6月,銀保監會發布了《關于開展不良貸款轉移試點工作的通知(征求意見稿)》和《銀行不良貸款轉讓試點實施方案》(以下簡稱《不良轉讓試點》),明確將進行單戶對公不良貸款和批量個人不良貸款轉讓試點。

財信資產此次處置農行在湘潭地區的不良貸款,正是在“不良轉讓試點”的監管框架下進行的。

根據不良轉讓試點主要規定:

不良轉讓試點機構:試點銀行包括全部六大行和股份行,收購機構包括4大AMC、符合條件的地方AMC和5家金融資產投資公司。

不良資產類型:單戶對公不良貸款和批量個人不良貸款。

試點個人貸款范圍:個人消費貸款、住房按揭貸款、汽車消費貸款、信用卡透支、個人經營性貸款。

五類禁止轉讓的不良貸款:債務人或擔保人為國家機關的貸款、精準扶貧貸款,“三區三州”等深度貧困地區各項貸款等政策性、導向性貸款,虛假個人貸款、個人教育助學貸款、銀行員工及親屬在本行的貸款,在借款合同或擔保合同中有限制轉讓條款的貸款等。

地方AMC和金融資產投資公司限制:地方AMC僅可以受讓本省區域內的銀行不良貸款,今后可能逐家放開地域限制,金融資產投資公司可以債轉股為目的受讓試點范圍內的對公不良貸款。

據了解,截至2020年3月31日,“財信資產”發布的湘潭地區的“農行包”,剩余債權共268戶,債權本金3490.99萬元,利息5907.55萬元,合計9398.54萬元。

其中自然人215戶,本金989.62萬元,占比28.35%。很多貸款由于時間過長,個人類貸款共215戶,其中67戶喪失訴訟時效,且大多數債務人身份證號等關鍵信息缺失,清收難度較大。

銀行不良資產的快速增長,確實需要更多“清道夫”。

根據央行與銀保監會公布的數據,截至2020年一季度末,商業銀行不良貸款余額為2.61萬億元,較上年末增加1986億元,不良貸款率為1.91%,上升0.05個百分點。

其中,信用卡逾期半年未償信貸總額為918.75 億元,占信用卡應償信貸余額的1.27%。

而在2019年末,信用卡逾期半年未償信貸總額為700多億元,三個月的時間,信用卡半年逾期增加了200多億。

在經濟下行壓力和疫情的影響之下,要想保持銀行體系資產質量水平,就必要要打通不良資產處置的路徑。相關政策出臺算是順勢而為。

不過,一位律師向消金界表示,能夠讓個人不良貸款實現批量轉讓,確實是一個政策上的突破。但必須注意的是,單單憑借不良貸款轉讓的政策,并不能解決不良貸款問題,還需要其他很多方面的配合,比如完善的征信系統、完善的個人破產法,合法合規的催收。

“尤其是催收,整個行業能不能規范化,決定了不良資產清收的效果。”這位律師表示。

催收行業還沒準備好

即便在不良轉讓試點之前,催收行業已經滿足不了不良資產處置的需求,監管放閘不良批量轉讓之后,這種差距只會越來越大。

《不良轉讓試點》中明確要求,AMC機構對批量收購的個貸,只能采取自行清收、委托專業團隊清收、重組等手段自行處置,不得再次對外轉讓,禁止AMC暴力催收不良貸款。

《不良轉讓試點》并不禁止AMC機構委外催收,只是要求不得與有暴力催收、涉黑犯罪的機構合作,這與所有持牌機構對委外催收的要求一致。

李剛是南方一家催收公司的管理人員,他所在的催收公司員工有幾千人,在全國各地有將近40家分公司,合作客戶包括了銀行、持牌消金及頭部助貸平臺。

他告訴消金界,銀行對委外催收團隊的合規要求非常高,而業內真正符合持牌金融機構要求的公司并不多,所以他們并不愁沒有業務做,相反擴張的速度跟不上業務的需要。

“把一個人培養成專業的催收人員并不容易,需要有人帶,需要時間。”

催收公司現在都非常注重員工培訓,因為除了常規的合規檢查,如果客戶投訴多了,銀行就會停止合作。

消金界注意到,2020年7月,上海銀保監局對交通銀行(601328,股吧)太平洋(601099,股吧)信用卡中心,進行了行政處罰,案由之一便是交行信用卡中心“對部分信用卡催收外包管理嚴重不謹慎”。

李剛表示,這種情況大概率是催收公司被客戶投訴到了銀保監會,然后追查到了交通銀行身上。

雖然感嘆催收不好做,但李剛還是認為,只有將不合規的催收公司出清了,催收行業才有希望,整個行業的形象才能改善,不然監管的高壓政策不會緩解。

作為不良貸款處置的關鍵環境,當下催收行業處境非常尷尬。

先看監管的政策層面。

2019年4月工信部對暴力催收,尤其是電話催收的方式進行了整治與規范,各地銀監局也不同程度地對管轄范圍內的金融機構的暴力催收整頓進行窗口指導,要求管轄區域內的發起機構不允許出現暴力催收行為,并明確懲罰措施。

2019年12月27日央行發布關于《中國人民銀行金融消費者權益保護實施辦法(征求意見稿)》第二十四條規定:金融機構向金融消費者催收債務,不得采取違反法律法規、違背社會公德、損害社會公共利益的方式,不得損害金融消費者或者第三人的合法權益。

2020年6月28日,刑法修正案(十一)草案提請全國人大常委會會議審議,也首次將對非法討債行為進行準確定性。針對采取暴力、“軟暴力”等手段催收高利放貸產生的債務以及其他法律不予保護的債務,并以此為業的行為規定為犯罪,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處或者單處罰金。

可以看到,從2019年開始,催收行業受到了“嚴監管”,對暴力催收的打擊凈化了催收行業,出清了很大一批涉嫌暴力催收的公司,但客觀上也影響了合規的催收公司,讓合規催收變得更加“供不應求”。

而另一方面,作為不良資產處置的關鍵環節,整個催收行業還處于一個“野蠻生長”的狀態——至今沒有行業協會、沒有歸屬的監管部門、沒有統一的準入門檻。

可以說對于催收行業,“高壓有余,建構不足”。

銀行等持牌金融機構,包括助貸平臺,都會自建催收團隊,但逾期90天以上的比較難回收的不良貸款,大部分還是采用委外催收的方式。

如果不能理順催收行業,不良貸款的轉讓也僅僅是將不良資產轉出了銀行體系之外,長久看,最終會削減不良貸款資產的吸引力。

以上市公司京北方(002987.SZ)為例,截至2019年上半年,在呼叫業務中,信用卡催收的收入占比為X%(想知道具體數值,請關注“消金界”,后臺回復“京北方呼叫”)。與其他外包服務相比,信用卡營銷和催收的毛利率較高,京北方表示將繼續提高催收業務的占比。

只不過也有業內人士反應,催收業務的毛利率下降比較明顯,這或許與不斷降低的催收回收率有關。

在《催收回款難難難!7年下降70%,沖擊銀行不良資產處置》中,我們曾經提到,以招商銀行(600036,股吧)不良資產回收率的數據為例,12個月的回收率,已經由2011年12月的52.64%,一路下降到2018年12月的15.52%。

也就是說,如果招商銀行在2011年12月,形成了一筆1億元的不良,經過一年的催收,在2012年12月,可以收回5264萬。但是到了2018年12月,只能收回1552萬元。

不僅僅是12個月的回收率下降,24個月、36個月的回收率也呈現同樣的態勢。

而業內人士表示,催收回收率還會繼續降低。

不良貸款轉讓試點被視為催收行業的“春天”,但催收行業目前還沒有感受到太多的暖意。面對萬億級別的體量的不良貸款,催收行業的消化能力亟待提升。

但無論如何,銀行批量轉讓個貸不良資產,對合規催收來說都是一個重大利好,李剛期待的行業紅利,注定會兌現。而萬億不良資產清收市場的角逐,其實才剛剛開始。

責任編輯:朱希杰

返回首頁
相關新聞
返回頂部
友情鏈接
關于我們聯系我們版權聲明互動留言板
網絡出版服務許可證:(總)網出證(陜)字第011號   備案號:陜ICP備17004592號    法律顧問:陜西海普睿誠律師事務所    技術支持:錦華科技
陜西出版傳媒集團報刊有限責任公司版權所有
江西十一选五怎么玩赚